姑妄

人遁其一

是屋里 @鄞谖 °点的阴阳两隔 p1半透明 p2没那么透 (其实没啥差)

 给@隆福鸡笼 交作业啦 cp名大概是公德是众德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是夜月光曳地,淫雨霏霏,裴于桥头执刀而立。

 
有鬼魅自远道来,唤之景。 
 
尝为其撑伞,雨丝绵密穿景而过,无解。 
 
吾寻你逾千年,无人可识,无人可期,今虽遇,晚矣。 
 
"今视此虽近,邈若山河。" 

 


关于胸口痣

无聊翻兔区看见的

心上春秋

拿来写文应该很有意思

自己比较喜欢的蓝色版 但是发现画错就改掉了 卑微

他静静地看着视频,在寻找一个熟悉的身影,没有,还是没有。
下面有笑声,有雀跃和盛满快溢出的快乐,但是没有他的夏天。
2018尚未过去,他的夏天在有些人心中就已经坍塌了。

“戏在台上灯下,活在烟火人间。”
月是天上月,人是心上人。
白宇,你是我的可遇不可求。

——地铁告白十号线

一个潦草的万圣节贺图

送给 @一朝闻道 的十八岁生贺 生日快乐呀

“别闹了,别耽误我杀青”
“杀不了”

出自2017.7.18白宇杀青 朱白二人对话

【朱白/RPS】一意孤行

一意孤行
*RPS预警 不上升真人 圈地自萌
*很短 一个画手的下海 雷到不负责
*OOC属于我 他们属于彼此

谨以此作为 @当归白砂糖 十八岁的生贺 祝你每天开心呀

「我爱你,如鲸向海,似鸟投林。无可避免,退无可退。——黄碧云」

我是白宇,茫茫娱乐圈里一个不太令人注意的小演员。近来,因为一个网剧多了些热度,多了些被关注的目光。

当然也有些是不自在的,那些潜入暗处如有实质的目光,冰冷又狂热,无时无刻不在盯着我的一举一动,想从我的皮肉盯进骨髓,并随时准备倒打一耙。

这要放到以前,我必然无所畏惧,一笑而过。可现在,我害怕,因为,我心里有鬼。

我也许大约可能是真的喜欢上了一个人了。我不知何时开始朝思暮想,渴望期盼着每次眼神的交汇,不餍足的肢体触碰。这都是我心里的鬼。

可这与那人无关,我只是在心中暗自爱慕。

他是风光霁月,是萧萧肃肃,爽朗清举,又偶尔透着不谙世事的单纯。我不知道这是否只是表象。毕竟,他是一个三十岁的成熟男人,分的清主次,掂的了是非。他在事业上升期,我不能害他。

因为一部剧的距离,我比别人多了三个月的时间和更放肆的权利。比如,不经意间轻握的手,一个兄弟间的拥抱,甚至一句所谓CP的调侃。可是,我们都懂,这些看似甜蜜的日常互动,不过是在营业期间开的玩笑罢了。我们的友情是真,可实质,不知真假,也无人探究。

兄弟间的情感,不可以再多了,我怕越界,我怕忍不住。

“小白。”

你看啊,他转身叫我,眼尾携带春风深不见底,目光裹挟着温柔铺天盖地向我袭来将我溺薨,仿佛,我是他眼里的唯一。我承认,我不止一次的甘愿沦陷。

可是,我在一次次的沉沦之时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,那只不过是桃花眼自带的深情。天生黑白分明似醉非醉,多情又危险。我只是这眼睛中的一个过客,他的深情与我无关,他的风月,不曾有我。

人啊,复杂又矛盾。

有时候明知道向前走才是最好的选择,可我总忍不住去怀念从前的盛大。

我和他曾一起站在高处,看着爱我们的人唱着我们的歌。一场山呼海啸的爱都是为我们而来。后来,是我和他珍而重之的三鞠躬,又是如潮水的回响。他拽过我的手,我看着他。他拿着扩音器,温柔的叮嘱粉丝,眼睛亮晶晶的一眨一眨,笑眼弯弯,笑意盈盈。也许是夜晚的催化,也许是粉丝给我的错觉,在一片灯光和口号的交错中,是风动?是幡动?

是我心动。

那天晚上,我看到有粉丝说我们的未来必然分则各自为王,合则天下无双。可是,我隐隐的感觉,那可能是属于我们两人之间唯一的也是最后的辉煌了。一夜过去,我的生活天翻地覆,什么都变了,什么又都没变,就好像有些东西留在原地,再也跨不出那一步。

止步于此吧。

时间,会让很多东西都变得阅后即焚。

那些快乐是,那个夏天是。

我时不时翻着微博私信里的各种谩骂,然后眼看着那些谩骂逐渐被更多爱我的小姑娘的话语所淹没。在那些曾经的谩骂里,我仿佛是一个假想情敌。有人戏称我挡住了来自他第一波女友粉的攻击。

我是吗?

我不是。

可是,当他笑着喊我“小白”,当他无条件包容我的嬉笑打闹,当他偶尔无意间握住我的手,当他毫不避讳眼中只看向我,当他纵下凡尘逐渐弥漫烟火……

三人尚且成虎,爱意未必成真,我不敢细想。

就像不断注射吗#啡的病患,饮鸩止渴,只会让人沉沦。

他待我,总让我感觉我与他身边别的人不同。我为此欣喜,也为此纠结。

我羡慕过赵云澜的勇气和洒脱“男子汉大丈夫,爱就爱了,管他天王老子呢!”

可我不能,我愿意洒脱,但我也有私心。我很想未来与他并肩生活,却也怕被拒绝后连兄弟都做不得。

起码,我现在可以光明磊落的站在他身边,在录节目时为他创造轻松的气氛,在采访时与他调侃打闹。哪怕,我偶尔透露出自己的一点点小心思,兄弟情能盖过一切,甚至骗过了我。
 
可我又确信 ,拍戏的时候他必然有一瞬间爱上过我,眼神从不作假。
后来结束后各奔南北,我行走过更多的风景和他乡,再找不回当时爱着我的你了。
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。

我曾几度对着那双望向我的溢满笑意的双眼欲言又止。

我想和你去冰岛,去世界的尽头,随便哪个地方,去看极光,去潜水,去看海水颜色的逐渐变化,想去寻找你的踪迹,做你做过的事情,然后想你。
怀念这段一个人的无人知晓的爱情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如果我说出口,又会有怎样一个结果。

哥哥?
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
我是朱一龙,是一个演员。我对于“红”并没有太多的渴望,甚至偶尔想着顺其自然也好。
这个夏天,我演的一部网剧以燎原之势火了。我感到无所适从,只能笑着接受。我不知道隔着屏幕后面的人文盲式的表达爱意究竟是真是假,也不知道她们的爱意能维持多久。随之而来的过多关注却令我无所适从。我对于周围的一切翻天覆地的变化感到不安,无论是对无孔不入的私生,还是对我周围的人的无端伤害,甚至对于他的出现。

我看着空降的黑热搜,看着双方的人马在网络上肆无忌惮的用言语去伤害对方。我想去维护什么,有一些我可以,有一些却不能。

怀揣着嫉妒之心的人利用着粉丝的爱把这水搅得更加浑浊,她们出于对我的好,行使着名为爱的绑缚,使我感到无能为力。

我既不能申明表态,也不能大声责骂。在舆论面前,谁都是渺小的。

其实,不是她们说的那样,他很好。可惜我却不能保护他,我怕他不快乐,又怕我的一举一动给他带来更多的伤害。

也许,保持距离才是对我俩最好的保护吧,直至有一天可以完全放下这没有结果的感情。

他这么闹腾的一个人,像一把跳跳糖,含在嘴里也不能安静。在片场的休息时间,他从这头跳到那头,然后跳上平衡车,摇摇摆摆地向我驶来,像泰坦尼克号驶向冰山那样一往无前。

我得接住他。

“哥哥我们比蹲下!”

“你怎么这么幼稚。”好吧,还能怎么办呢,凶又舍不得,我只好向着他。

每当我在他身边,嘴角就会忍不住上扬,特特形容我说如同老树开花。

哪有如此罕见啊。

只不过,当我靠近他时体表温度就开始上升,心里像揣着一只蹦蹦跳跳的兔子,又想悄悄摇起不存在的尾巴。

我喜欢他,不知所起。

他是一束绽放的玫瑰,是一团火焰,是一望无垠的浩瀚无垠宇宙,他或许可以属于别人,比如说其他我知道或不知道的女性,他不属于我。

我不是沈巍,我没有他那样的自制力。

爱会使我盲从,而我必须理智,我清楚他需要的是什么。他二十八岁,潜力无限,大好的前程向他伸出橄榄枝。我不能影响他。

索性,演技还好,兄弟名下,无人察觉。

可是爱意哪里忍得住呢?

我曾在剧中递过无数欲说还休的眼神。我曾在采访中小心翼翼地掩饰看向他的目光。我曾在综艺的游戏环节塞入我的私心。我也曾和他比肩在热闹而盛大的夜,看着只属于我们繁华。
他看向我,光明且磊落,我却不敢看他。只能拿着他递过的还有余热的喇叭,看向充满爱意粉丝们,然后带着无比的谢意与感动叮嘱爱我的人注意安全。
而我爱的的人,就在身边,我却不敢回头。在那样的恍若白昼的灯火下,趴向栏杆的我感觉浑身都僵硬了,我在被这汹涌的爱所包裹,那样的爱里是否会有他的一份。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微微颤动着,我们之间不只是难以宣口的兄弟情,对吧?

他一次次的在不同场合cue我,坦坦荡荡的带着笑意,毫不避讳。我慌神不知所从。成人的世界,有多少一见钟情又有多少日久生情,不过是夏令营的匆匆过客。

那样一个耀眼的太阳,带动着的是整个小宇宙的转动。我于他,也许只是一个因他发光发热所受惠的行星罢了。我围着他默默转着,在注定没有交集的轨道上,过着自己的生活。我只能悄悄留恋过去。

一切多么远了,那个夏天还在拖延,那个声音已经停止。

「我想看看天上,我想抱抱月亮 」

——携飞仙以遨游,抱明月而长终。

我喜欢他,既盼他知道,又盼望他永远不知道。

——知不可乎骤得,托遗响于悲风。

可是,我想我喜欢你。从见你的第一面起,我就把你纳入了往后余生。
我是一个多么贪心的人啊,我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我,我在她们眼中生长扎根,在她们的欢呼声中熠熠发光,我仍盼望那些未拥有的事,比如在电视史上留下一个名字,比如在春夏秋冬的不同风光里亲吻我的玫瑰。

我不甘心,如果不试一试,怎能甘心?

我的心动之人,我的浩瀚星河。
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“喂,在吗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有首歌唱给你,小白。”
支好吉他,打开七百万粉丝的直播,清了清嗓子。

   “我要 你在我身旁
.......
    我在他乡 望着月亮
    都怪这月色 撩人的疯狂
    我要唱着歌
    默默把你想我的情郎...”
    白宇闪过惊讶后,张了张嘴,便不由弯了眼角做了一个口型。
   “好。”

—END—

【朱白/RPS】一意孤行

浪里小白龙文画人活动【简称掉粉活动】

*RPS预警 不上升真人 圈地自萌

*很短 一个画手的下海 雷到不负责

*OOC属于我 他们属于彼此

谨以此作为 @当归白砂糖十八岁的生贺 祝你生日快乐呀 

 

 

「我爱你,如鲸向海,似鸟投林。无可避免,退无可退。——黄碧云」

 

我是白宇,茫茫娱乐圈里一个不太令人注意的小演员。近来,因为一个网剧多了些热度,多了些被关注的目光。

当然也有些是不自在的,那些潜入暗处如有实质的目光,冰冷又狂热,无时无刻不在盯着我的一举一动,想从我的皮肉盯进骨髓,并随时准备倒打一耙。

这要放到以前,我必然无所畏惧,一笑而过。可现在,我害怕,因为,我心里有鬼。

我也许大约可能是真的喜欢上了一个人了。我不知何时开始朝思暮想,渴望期盼着每次眼神的交汇,不餍足的肢体触碰。这都是我心里的鬼。

可这与那人无关,我只是在心中暗自爱慕。

 

他是风光霁月,是萧萧肃肃,爽朗清举,又偶尔透着不谙世事的单纯。我不知道这是否只是表象。毕竟,他是一个三十岁的成熟男人,分的清主次,掂的了是非。他在事业上升期,我不能害他。

因为一部剧的距离,我比别人多了三个月的时间和更放肆的权利。比如,不经意间轻握的手,一个兄弟间的拥抱,甚至一句所谓CP的调侃。可是,我们都懂,这些看似甜蜜的日常互动,不过是在营业期间开的玩笑罢了。我们的友情是真,可实质,不知真假,也无人探究。

兄弟间的情感,不可以再多了,我怕越界,我怕忍不住。

“小白。”

你看啊,他转身叫我,眼尾携带春风深不见底,目光裹挟着温柔铺天盖地向我袭来将我溺薨,仿佛,我是他眼里的唯一。我承认,我不止一次的甘愿沦陷。

可是,我在一次次的沉沦之时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,那只不过是桃花眼自带的深情。天生黑白分明似醉非醉,多情又危险。我只是这眼睛中的一个过客,他的深情与我无关,他的风月,不曾有我。

 

人啊,复杂又矛盾。

有时候明知道向前走才是最好的选择,可我总忍不住去怀念从前的盛大。

 

我和他曾一起站在高处,看着爱我们的人唱着我们的歌。一场山呼海啸的爱都是为我们而来。后来,是我和他珍而重之的三鞠躬,又是如潮水的回响。他拽过我的手,我看着他。他拿着扩音器,温柔的叮嘱粉丝,眼睛亮晶晶的一眨一眨,笑眼弯弯,笑意盈盈。也许是夜晚的催化,也许是粉丝给我的错觉,在一片灯光和口号的交错中,是风动?是幡动?

是我心动。

那天晚上,我看到有粉丝说我们的未来必然分则各自为王,合则天下无双。可是,我隐隐的感觉,那可能是属于我们两人之间唯一的也是最后的辉煌了。一夜过去,我的生活天翻地覆,什么都变了,什么又都没变,就好像有些东西留在原地,再也跨不出那一步。

 

止步于此吧。

 

时间,会让很多东西都变得阅后即焚。

那些快乐是,那个夏天是。

 

我时不时翻着微博私信里的各种谩骂,然后眼看着那些谩骂逐渐被更多爱我的小姑娘的话语所淹没。在那些曾经的谩骂里,我仿佛是一个假想情敌。有人戏称我挡住了来自他第一波女友粉的攻击。

 

我是吗?

我不是。

 

可是,当他笑着喊我“小白”,当他无条件包容我的嬉笑打闹,当他偶尔无意间握住我的手,当他毫不避讳眼中只看向我,当他纵下凡尘逐渐弥漫烟火……

 

三人尚且成虎,爱意未必成真,我不敢细想。

就像不断注射吗啡的病患,饮鸩止渴,只会让人沉沦。

他待我,总让我感觉我与他身边别的人不同。我为此欣喜,也为此纠结。

 

我羡慕过赵云澜的勇气和洒脱“男子汉大丈夫,爱就爱了,管他天王老子呢!”可我不能,我愿意洒脱,但我也有私心。我很想未来与他并肩生活,却也怕被拒绝后连兄弟都做不得。

 

起码,我现在可以光明磊落的站在他身边,在录节目时为他创造轻松的气氛,在采访时与他调侃打闹。哪怕,我偶尔透露出自己的一点点小心思,兄弟情能盖过一切,甚至骗过了我。

  

可我又确信,拍戏的时候他必然有一瞬间爱上过我,眼神从不作假。

后来结束后各奔南北,我行走过更多的风景和他乡,再找不回当时爱着我的你了。

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。

 

我曾几度对着那双望向我的溢满笑意的双眼欲言又止。

 

我想和你去冰岛,去世界的尽头,随便哪个地方,去看极光,去潜水,去看海水颜色的逐渐变化,想去寻找你的踪迹,做你做过的事情,然后想你。

怀念这段一个人的无人知晓的爱情。
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
如果我说出口,又会有怎样一个结果。

 

哥哥?

 
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
 

我是朱一龙,是一个演员。我对于“红”并没有太多的渴望,甚至偶尔想着顺其自然也好。

这个夏天,我演的一部网剧以燎原之势火了。我感到无所适从,只能笑着接受。我不知道隔着屏幕后面的人文盲式的表达爱意究竟是真是假,也不知道她们的爱意能维持多久。随之而来的过多关注却令我无所适从。我对于周围的一切翻天覆地的变化感到不安,无论是对无孔不入的私生,还是对我周围的人的无端伤害,甚至对于他的出现。

 

我看着空降的黑热搜,看着双方的人马在网络上肆无忌惮的用言语去伤害对方。我想去维护什么,有一些我可以,有一些却不能。

怀揣着嫉妒之心的人利用着粉丝的爱把这水搅得更加浑浊,她们出于对我的好,行使着名为爱的绑缚,使我感到无能为力。

我既不能申明表态,也不能大声责骂。在舆论面前,谁都是渺小的。

 

其实,不是她们说的那样,他很好。可惜我却不能保护他,我怕他不快乐,又怕我的一举一动给他带来更多的伤害。

也许,保持距离才是对我俩最好的保护吧,直至有一天可以完全放下这没有结果的感情。

他这么闹腾的一个人,像一把跳跳糖,含在嘴里也不能安静。在片场的休息时间,他从这头跳到那头,然后跳上平衡车,摇摇摆摆地向我驶来,像泰坦尼克号驶向冰山那样一往无前。

 

我得接住他。

 

“哥哥我们比蹲下!”

 “你怎么这么幼稚。”好吧,还能怎么办呢,凶又舍不得,我只好向着他。

 

每当我在他身边,嘴角就会忍不住上扬,特特形容我说如同老树开花。

哪有如此罕见。

只不过,当我靠近他时体表温度就开始上升,心里像揣着一只蹦蹦跳跳的兔子,又想悄悄摇起不存在的尾巴。

 

我喜欢他,不知所起。

 

他是一束绽放的玫瑰,是一团火焰,是一望无垠的浩瀚无垠宇宙,他或许可以属于别人,比如说其他我知道或不知道的女性,他不属于我。

 

我不是沈巍,我没有他那样的自制力。

 

爱会使我盲从,而我必须理智,我清楚他需要的是什么。他二十八岁,潜力无限,大好的前程向他伸出橄榄枝。我不能影响他。

 

索性,演技还好,兄弟名下,无人察觉。

 

可是爱意哪里忍得住呢?

我曾在剧中递过无数欲说还休的眼神。我曾在采访中小心翼翼地掩饰看向他的目光。我曾在综艺的游戏环节塞入我的私心。我也曾和他比肩在热闹而盛大的夜,看着只属于我们繁华。

他看向我,光明且磊落,我却不敢看他。只能拿着他递过的还有余热的喇叭,看向充满爱意粉丝们,然后带着无比的谢意与感动叮嘱爱我的人注意安全。

而我爱的的人,就在身边,我却不敢回头。在那样的恍若白昼的灯火下,,趴向栏杆的我感觉浑身都僵硬了,我在被这汹涌的爱所包裹,那样的爱里是否会有他的一份。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微微颤动着,我们之间不只是难以宣口的兄弟情,对吧?

 

他一次次的在不同场合cue我,坦坦荡荡的带着笑意,毫不避讳。我慌神不知所从。成人的世界,有多少一见钟情又有多少日久生情,不过是夏令营的匆匆过客。

那样一个耀眼的太阳,带动着的是整个小宇宙的转动。我于他,也许只是一个因他发光发热所受惠的行星罢了。我围着他默默转着,在注定没有交集的轨道上,过着自己的生活。我只能悄悄留恋过去。

 

一切多么远了,那个夏天还在拖延,那个声音已经停止。

 

「我想看看天上,我想抱抱月亮」

 ——携飞仙以遨游,抱明月而长终。

 

我喜欢他,既盼他知道,又盼望他永远不知道。

 

——知不可乎骤得,托遗响于悲风。

 

可是,我想我喜欢你。从见你的第一面起,我就把你纳入了往后余生。

我是多么贪心的一个人啊,我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我,我在她们眼中生长扎根,在她们的欢呼声中熠熠发光,我仍盼望那些未拥有的事,比如在电视史上留下一个名字,比如在春夏秋冬的风光里亲吻我的玫瑰。

 

我不甘心,如果不试一试,怎能甘心?

 

我的心动之人,我的浩瀚星河。
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
“喂,在吗?”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“有首歌唱给你,小白。”

  支好吉他,打开七百万粉丝的直播,清了清嗓子。

“我要你在我身旁

   .......

   我在他乡望着月亮

   都怪这月色撩人的疯狂

   我要唱着歌

   默默把你想我的情郎...”

   白宇闪过惊讶后,张了张嘴,便不由弯了眼角做了一个口型。

  “好。”

—END—